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 > 声音观点

社会学视角下的城镇化发展
2018-10-10 09:14:17 来源于:

  在2018年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生态规划学术委员会年会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飞舟以“城镇化的社会学研究”为题,从社会学视角开展城镇化研究,以改革开放四十年宏观性变化为根本,结合赤峰和恩施的社会调查案例,阐述城镇化的三个阶段,即工业城镇化、土地城镇化、人口城镇化,对新型城镇化发展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

  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工业城镇化”的形态主要呈现于1980—1994年,因工业化的速度远高于城镇化的速度而得名,此现象可总结为“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体现其“工业化先行,城镇化滞后”的阶段特征。大城市的发展速度较慢,小城市的发展速度较快,主要与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乡镇企业快速崛起和蓬勃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也和国家严控大城市规模的政策有关。随着1994年推出的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工业城镇化开始向土地城镇化转型。

  设施超前建,人口未进城。“土地城镇化”的形态主要呈现于1995—2012年,为了应对“工业城镇化”的遗留问题,国家进行了体质改革,依靠土地财政和土地金融驱动城镇化建设,“土地、财政、金融三位一体”,将城市发展中心放在大城市和特大城市,这导致部分城市积极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日新月异,但人口难以落地或者产业难以发展,成为空城。随着2012年国家的经济形势开始发生重要变化,逐步进入以产业升级、结构调整为主的经济“新常态”,城市基础设施投资的规模缩减、速度放缓,土地城镇化由此开始转型。

  人口市民化,就地城镇化。“人口城镇化”的形态出现于2012年,与宏观的经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十九大提出的城乡融合正是为了深化城镇化制度改革。一方面人口要能够在城市落地安居,另一方面要与城市产业、农村产业的发展相适应和协调,所以对于人口流出地的城镇化而言,关键的问题就是人的问题。这部分人主要指流动人口和农民,家庭和文化对他们有着决策性的影响,形成了“共财不同居,回流不回村”的特点。

  在中国目前的形势下,就地城镇化是个很困难的问题。因为对于中西部地区而言,大量的劳动力会流向东部沿海城市,而不是流向本地的城镇和城市。从全国许多人口流出地和城市规划的研究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核心难题。

  发展大工业、大企业并非是城镇化的唯一出路,而是应该适应本地劳动力供给状况,发展多元的、有地方特色、与农业有关的、适应城乡一体化和城乡统筹的产业。如果发展地方性的产业和服务业,那么小城镇和县城就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自古以来,小城镇和县城就是地方经济的中心。小城镇、县城和地区城市构成了区域性商品经济的核心地带,与农村经济有着密切的联系。

  恩施茶产业带动的城镇化发展。湖北恩施的社会经济发展可以解读地方城镇与农村经济发展的关系。当地的特色农业产业与城镇化有着一些微妙而独特的关系。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茶叶。恩施出产的是当地的富硒绿茶。在几个乡镇,茶叶的种植面积很大,农民家家种茶。茶叶产业,包括种植、收购、加工、包装、贸易等生产环节。而不同状况的劳动力在这个茶叶的产业链条上形成了一个阶梯式的分布和社会分工。

  在采茶的农忙时节与农闲时节,以茶叶种植为主的劳动力会周期性地在家或者在当地从事零工和副业,或者周期性地外出打工。以收购、加工为主的农户在本地的周期则相对长一些。以贸易为主的农户则会选择住在城镇或县城。所以说,这种茶叶的产业体系对农民的生产和居住形式产生了影响,形成了一些集中化的居住方式。农民挣了钱,有可能从山上搬到山下,从居民点搬到中心村,从中心村搬到城镇。随着茶叶产业的持续繁荣,农民的居住集中的趋势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在许多与农业和副业有关的产业上,都形成了这样一种村庄、城镇、县城和地区城市的生产、加工、贸易体系。而这些体系是和当前流出地劳动力供给状况相适应的。这样一来,这种可以称之为“梯度城镇化”的系统,由中心村、城镇、县城和地区城市构成,既能扎根乡村,又连接着真正的城市。实际上,这正是许多地区“城乡一体化”和“城乡统筹”的理想模式。

  中国劳动力流动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代际特征很明显。农民工外出,许多是个体性行为,经历的是“父兄妻子离散”的城镇化。从代际的群体特征来看,这是一个倒卷式的波浪式流动。最先出去的水花有相当一部分会倒卷回来,这些倒卷回来的浪花构成了流出地的城镇化的人口来源。所以,如何发展地方产业,如何完善地方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如何接住这些倒卷回来的人口,让他们有家可回、有事可做,让他们在漂泊之后乐业安居,是中西部地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使命。

  (作者:周飞舟)